• 医生的年龄一开始就设计在25岁。
    那是我曾经以为自己永远也无法到达的年岁。
    长发披肩,裙角飞扬,美丽,强大,坚韧,睿智,清醒。
    我把自己梦想得到的一切都给了她。她是我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成为的自己。

    可她的一切美好都建立在那个无法被抹消的悲剧之上。
    我忘不掉的东西她怎么能忘得掉?
    她走不过去的坎我又怎么可能走的过。

    love story的故事也是一个预言。
    我在很久以前预言了她的未来,自己的今天。

    我从未觉得生存是如此令人惶恐的事情。
    尽管现在的我依然没有走到那个约定中平安的25岁生日,但是我已经知道,我的人生会在25岁以后继续下去。
    我不会死,我没有死。那些我以为我抓不住、也无权去浪费的东西,我其实是可以抓住的。其实也是不会浪费掉的。
    直到活了过来我才开始觉得恐惧。真的仿佛死过一次那样,觉得自己的生命其实也可以不那么空虚。
    我的生命其实没有那么短,我并不是一定要急匆匆的了结一切。
    我也可以抓住某个人,认认真真的花上数年,数十年,一直到老。

    原来我也会老。
    原来我也会有完全孤独的、一个人的老年。
    原来我不会在父母的泪光中离开。
    原来我也会有,那么漫长,那么漫长的时光。

    真是觉得,还不如死掉算了。那看不到的终点,无法掌控的未来,真是太恐怖了。
    但是或许正因为死过一次所以更觉得要好好活下去。
    就像当初约定了去死一样,现在也约定了要生存。
    无论多么痛苦,多么孤独,寂寞的想要蒸发,也必须千方百计的活下去。
    即使为此堆积起无尽的谎言也无所谓。
    因为这是我承诺了的事。